您的位置 : 羞涩阅读 > 小说库 > 玄幻 >战神寰宇尽芳华

更新时间:2019-06-13 08:52:41

战神寰宇尽芳华 连载中

战神寰宇尽芳华

来源:羞涩好书作者:天长宝宝分类:玄幻主角:

少年行走大陆,最终何去何从?尽在书中详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阅读:

第一章 北道雪原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天原大陆,极东南,东南国,富庶,安谐。南七北六十三道,北地,苦寒,雪纷纷,漫天碎雪,皆地银白。

天正午,阳高升。一白衣少年缓步行走在茫茫无垠的雪原上。阳光照耀下,少年本就雪白的华白长衫不停反射出银色光晕。少年身高丈四,猿臂蜂腰,剑眉星目,头背飘然长发,与众不同的是那长发不同一般,呈金黄色。

银白长式羊皮靴,腰扎鹅黄十字灯笼穗,少年浑身充满了力量感。可是,他那肩头却异常的刺人眼球。因为,一个破烂的帆布褡裢紧紧的挂在那里。只见那褡裢上明晃晃的以五彩线头描有七个大字东南国第一高手!

第四天,己经是第四天了。流星己经在西北雪原上整整“散步”了四天。周围汇聚的修练界同道越来越多!青年,老者,女人!一派之主,势力长老,江湖帮首,无论是谁,都在恶狠狠的盯着那块刺目的烂褡裢!有的紧跟,有的远离,但没有一个人肯放弃,那东南国第一高手的名头可不是随便叫的。

终于,第一个人忍不住了,“庶子,平日里己经听腻了你的名头,今日绝不容你再猖狂下去,海青宗云华天今儿便收了你的人头。”

随着一声大吼,一青袍老者手提三米青冈剑高纵五十米,直奔流星压下,长剑劈处,三十二道粗大金刃随风而起,声势逼人。随着老者的进击,又有三名青年人持刀跨步,斩出数十道金刃,“师叔,我们来助您老人家一臂之力!”

“哈哈哈,不错,四打一,海青宗果然气派得很!”伴随着流星一声冷笑,也不见他如何出手,只觉数道寒芒闪过,师叔侄四人的所有攻击己然落空。与此同时,四人己经结结实实的冻成了冰雕,再不见呼吸,那表情却还停留在前一刻,出手的招势依然没有改变。

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一声声哀叹,四位修练界的正义同道就这么死在这狂徒手下。绝对的实力代表绝对的真理,这是垣古不变的道理。

流星面含微笑,停住了本是缓慢的的脚步,目光缓缓的扫过面前众人,杀人诛心,虽是微笑面对,却无人敢直应他面目。

“各位,大家不服我这东南国第一高手的称号是吗?来都来了,怎么不伸手来伸量伸量?海青宗的金属性功法虽然不入我流星的眼,但这四位朋友敢第一个向我出手,也算有胆识,不像你们这么没用。唉,心里想着做了我,人前显贵,偏又不想当出头鸟,实在叫人不佩服。那四位虽不算英雄,我也敬他们是好汉!”面目突然转冷,冰寒中透着无限的杀气,体内元气大量外放,伴随着流星强大的气息压迫,众人急速趋避。[!--empirenews.page--]

忽地,一个高吭的声息响起,“各位同道,此子虽实力不弱,但着实张狂。我们北六道向来以战不败陛下为尊,我们齐心协力做了他,并肩子上!”

“对,龙有涯长老说得对,大家伙儿绝不能留下这江湖异类为祸东南国!”

说时迟,那时快,十余人飞速抢上,漫天的刀光剑影,各属性功法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位龙长老,如一条游鱼相似,双掌疾袭流星双胁,看来必是敏捷属性无疑。能将敏属性修炼到这种地步,称得上高手二字。

但是,他快,流星更快!当他掌击来到时,流星己不在他眼前。随后,一面四周围得严严实实的寒冰大盾如冰窖相似,出现在众人面前。土、风、火、力,等等各种属性攻击纷纷击实了那大冰盾,却不见冰盾有丝毫的破损。

冰盾消,流星现。但见他双手连舞,十余道冰龙飞腾起舞,如电似雷,凌空击出。

不是龙有涯等人反应不够快,不是他们修练不精,不是他们功法不够强,实在是因为流星的寒冰属性太过霸道,攻不破,防不住,雪原上又诞生了十座冰雕!

骇然,全场高手无不骇然。流星恐怕是他们见过最强悍的人物,这少年真的只有十九岁吗?心惊胆寒之下,哪有人还敢直应其锋,但眼看着流星肩头那东南国第一高手的标致又实在不甘心退却。俗语说得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来到这里一试斤两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这么铩羽而归,以后还哪有脸面出来行走江湖。谁如果力败流星,摘了那“幌子”,岂不是大大的露脸。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进不得,退不得。唉,早知道这小子这么难惹,不如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儿做一名“隐世高手”,受一方爱待。

流星摇了摇头,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半眯着眼,深呼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抬头望天,仿佛在回忆着什么,低声轻喃道:“离津门不远了,还有五百里路,我的国,这是我的天下!我要夺回它,南边儿的那位,你的命,我也收定了......”

不远处,一个排面极大的酒馆出现在眼前。杳无人烟的雪原,酒馆的出现,显得极不合协,但又有谁会注意呢?由于气氛过于紧张,有些元力稍弱者己经开始出现呕吐、眩晕的症状,但始终没有一人掉队,流星身周还是跟随着大群的强者。

酒馆虽大,陈设却老旧。普通板木打造的桌椅上积满了灰尘,四周也不知有多少的孔洞向店内吹着冷风,嘲笑着店主人的寒酸。

 

 

第二章 其心可诛

第一个进店的当然是流星!店家是一名挂着山羊胡的独臂老者,看上去六十许年岁,灰棉袄打扮,外衬青布小卦。这老者样貌普通,却也有着别样的神气。“哟,爷,您来啦!别瞧小店儿破落,那也是应有尽有,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水里游的,树上爬的,想来点什么?小老儿必叫爷满意。”满面的热情。

流星面目微抬,望向那老者仅剩的一条右臂,心头似有些怜悯。随意找了张二人餐桌,刚要落座,眉头微皱。老者会意,急用袖袍快速拂去桌椅上的积灰,流星满意的坐下。[!--empirenews.page--]

“喂,店家,把我们的桌椅也打扫一下,好吃好喝尽管上来,少不得你的赏钱!”说这话的正是北六道中淮南道百刀门的左护法刘破。百刀门大都是雷属性,做为左护法的刘破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声如洪钟,直震得棚顶簌簌落灰。

店主人看都不看刘破一眼,不耐烦的道:“看不到老子的店破落成这样?哪有什么好吃好喝,滚,别惹老夫不痛快!一群腌货!”话毕,甩了甩独臂,神情倨傲。

众人大怒,却不敢发作,生怕一句话说错便会惹得那“煞星”不痛快,否则只需弹指之间,便化为齑粉。哪有人生来便是傻子,特别是这些人物,都是打生打死拼出来的。

有了刘破这教训,其他人乖乖的各自落坐,眼睛却一刻也不肯离开流星,似乎寻找着什么可趁之机。

流星只说了淡淡的一句话:“这里的热水要银子吗?”

“爷,咱家热水不收钱,要多少有多少!”

“给我来一壶!”

“好咯,爷稍待!马上便好!”

刘破还要再张嘴说话,但见到店主人匆匆去后堂取水,神色一黯,使终没敢张嘴。

这时,一名女子终于站起身来,看上去三十几岁年纪。“众位,我看今天咱们这群人里面最杰出的高手是甘凉道烈阳宗的孔源孔老爷子,不如咱们就请孔老爷子出来说几句,怎么样?”

呼喝、叫好之声大作。这时,那店主也将热水放到流星桌前,流星细微的“品”着热水,凝视着白瓷水杯,眼中放射出幽冷的细芒。

满头白发的孔源当仁不让,踱步分出人群,手摇青羽折扇,向四处执了一圈抱拳礼,直视流星。

“小流星,最近这一个月你都做了些什么,敢认账吗?”

流星看都不看他一眼,把弄着左手中指上的那枚血红色宝石戒指,半闭星目,仿佛没有听到孔源的质问,空气瞬间凝固,直过了一刻钟,流星终于开口,声音并不响亮,却字字传入各人耳中,“哦,我想到了,好像是杀了几个人,对,没错,的确是杀了几个,多谢孔先生,您老人家不提醒,我还真想不起来!”

孔源胆气壮了几分,吹起长须,羽扇急摇,喝道:“杀了几个人?亏你这娃娃说得出口,仅仅是杀几个人这么简单吗?你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坑害我们修炼界的同仁,江湖道儿上的朋友们容你不得!”

附和之声大作,几处稍有裂缝的桌椅己被气息迫得片片碎裂。

有了大家的声援,孔源大喜!信步走动,看似不经意,实则离得流星更远了几分。人老精,鬼老灵,他早存了心思,一直在提防流星发怒时的攻击。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实际是挨着两位实力稍弱的风陵帮长老,一但流星因为他的责问向他出手,他可以将这二人抛出去抵挡,自己则借势远遁。但现在的他在大家的眼中却是一位不折不扣,敢为人先的前辈英雄!

“河间道灵宝派王风王掌门一向为人正派,灵宝派所做的灵宝更是一向为人称道,一个月前你挑上灵宝派,毙了王掌门,抢了人家的镇派之宝极限戒,嘿嘿,还有什么话说?”王源说着话,眼睛却落在流星左手上的血红色戒指上,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枚宝贵的戒指,这戒极指有价无市,何止五十万两黄金,怕是整个大陆也难再找到第二枚。[!--empirenews.page--]

这戒指可以装得下相当于一座中等城池的物件,不只可以装死物,便是活人也装得,这可是至宝中的至宝,不下于上古灵宝。

流星二话不说,只是伸了伸手,满不在乎的向王源喝道:“老王源,敢情是看中了我手上的极限戒。”

戳指向四围众人,“怪不得你们这群货色巴巴的从四面八方赶来送死,做了我,便有名,我身上的宝物自然也落在你们手中,好算计啊!”

“但我告诉你们,王风那杂毛是咎由自取,他明面上满口的仁义道德,实际上一肚子男盗女娼。老王源,不怕实话跟你说,这些年河间府失踪的少女不下数百人,其实都是王风暗害!你这么帮王风说话,是不是跟他同流合污呢?”流星的眼色己经极为阴冷,声音含着几分暴怒。

谁不知道,凭他一方的说辞并不足取信,但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愿露出置疑,因为谁都感觉得到那真的会使这位暴怒中的少年出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在坐有许多人知道,流星所言不假。“正义”的朋友们有时往往是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忽地,一名壮汉站了出来,身材极高,却显肥胖。“喂,姓流的,今天我童百岁也豁出去了,流沙帮钱帮主扶老济困,向来在黑云沙漠一带经营买卖,他又犯着你什么了?你凭什么杀尽流沙帮三百二十一名兄弟?”

流星仰天长笑,却并未离桌。“哈哈哈,好个流沙帮,好个扶老济困。这姓钱的强占黑云沙漠,又老又穷的过路人便放行,有些钱财的就杀人劫财。不过他的力属性的确给我造成了点麻烦,用了三招才收拾掉他!”

流星陡然向童百岁凌空虚点一指,一道冰寒气息疾窜而过,但听得童百岁“啊呀”一声惨呼,手抚左肩,肩头渗着汩汩鲜血,难以抑制。

“忽啦啦”,店内近百人全数站起,随时准备迎战。本己略有放松的气氛再次提聚起来!

 

第三章 战神行四

“童百岁,你与钱老大同流合污,一起霸占黑云沙漠,一个做白天的生意,一个做晚上的买卖。不知有多少人命丧于你二人手中,你不找我,我也准备找你,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啪”,流星一掌击出,童百岁运足元力,一道厚厚的土壁倔地而起,准拟拼尽全力挡下这一道重击。但,两人的元力相差太多。土璧破,随之而来的,一层厚厚的冰霜罩在他头颅。

好一个流星,成名十载的“黑云双煞”之一的童百岁一招被毙!

流星好像什么都没有做过一般,又喝了一口水,“店家,水凉了,再给我上一壶热的过来。”

那独臂店主勤快的取过桌上的水壶,“爷,马上到,稍待!”匆匆跑去后堂。

流星怒斥:“你们还有不服的吗?飞花涧的赵弱是我杀的,这赵弱为了一本本门功法杀师犯上,罪有应得。鬼门宗的马不群和惜花宗的孙兰儿也是我杀的,这两个混账背着自己的妻子和丈夫偷情,我问你们这些满口仁义的高手们,他们该不该杀?”

满场寂静,没有人敢应答。行走江湖,他们也都有着自己的亏心事,刚刚的童百岁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一个不好,眼前这个看似稚嫩的“活煞星”便会将一个好端端的人变成一具冰雕。

“爷,您要的热水来了,慢用!”店主己经将热水取来,倒入水杯中,亲切的奉上。

“哦,对了,这壶热水依然是不要银子的吧?”

“瞧您说的,那是自然,热水管够!”

“嗯,那就好!”流星吹着有些烫人的水气,慢慢的喝着水。

见识过流星的实力,哪还有人愿意跟他“过招”!

众人中以王源最是圆滑,只见他面含微笑,向流星抱拳,道:“哦,原来如此。看来是我们误会流公子了,那几个败类实在不值得我们出头,本来嘛,我们大家也只是觉得你杀了几个正道儿上的朋友,有些愤愤不平,现在误会解开,哎,大家完全可以交个朋友嘛!”

这些人哪有傻子,有了这个“台阶”,哪还不往下走!“对,对,对,是咱们大家想偏了!”

“我看也是,流公子面色和善,那赵弱跟我还有些交情,我本来是想给那小子报仇的,现在看来,真枉我一片苦心,罢了,以后再不理这件事。”

“恩,没想到那孙兰儿竟然是这种女子,活该被流公子毙掉!”

......

王源踱着方步,“亲切”的落坐流星对面,“流公子,您呢,元力修为强大,这是我们修炼界公认的。身为冰霜城城主,手掌一个师团蛮族铁骑,要实力有实力,要势力有势力。在咱们东南国六大高手中,你排名居四,己是非常了不起。”

王源看了看流星肩头的那东南国第一高手的“幌子”,略做沉思,道:“我姓王的冒犯的称自己为一名大哥。弟弟你己经是咱们东南国的顶尖人物,何必非得争这天下第一的名号。你们新晋的后三位小辈高手如果非要与前辈争个高低,那只会是咱们东南国的损失。老哥哥代表这百来位同道劝你一句,取下你那东南国第一高手的幌子,我们马上消失,你也相安无事,这样不好吗?”

流星眼中射出一缕寒芒,直勾勾看向王源,好像看到他灵魂深处。王源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王宗主,你们这些人今天来就是为了摘我的幌,结果现在你们骑虎难下,靠实力拼不过便想着用软话哄我,嘿嘿,哪有这般容易。不怕实话告诉你,从我挂上这丛幌子开始就没想过要摘下来!不管是南七道那位旷陛下,还是北六道那个姓战的,包括帝都姓唐的,我统统都要踩在脚下!”

这话说得霸气十足,虽有些骄狂,但年轻人缺的就是自信,哪怕这种自信近乎于自负,未尝不是人生中的一种体验。

僵局再次产生!特别是坐在流星对面的王源,胀红了老脸。动手,他当然是不敢的,但被一后生小辈好一番抢白,面子上却又实在下不来。

这时,那店主走上前来,向流星道:“爷,您的水又凉了些,我去给您再换壶新的吧!”

流星微微点头!

[!--empirenews.page--]

这王源正有气没处发泄,斜眼看到店主,发作道:“滚!小心脏了你家爷爷的锦袍!”

随手发出一道火箭,甩向那店主额头。除了流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起眼儿的店主非死即伤。

哪里料到,店主独臂轻抬,十二道水箭反击而出,在极近的距离抵消掉火箭,同时反攻向王源。

王源终究元力功底极深,更是掌握着近百种火系功法,间不容发之际,暴退十几米,侧身避过水箭的反袭。

“火焰针射!”数十蓬细小火针刺向那店主,针细且密,叫人难挡难防。

店主一脸的不胥,元力鼓动间,手中己化出一条粗大的水鞭,大鞭急舞中,火针纷纷落地。

一个独臂的破落店主,竟然实力大是不俗!“你是谁?说,究然是什么来路?”王源警觉的看向店主。

还不待那店主说话,人丛中奔出两人,这两人竟然身着官服。二人同是红顶帽,灰色鸳鸯彩绘官衣,犀皮短沿灰色官靴。正是东南国三品武官制式官衣。

二人对那独臂店主表现得极其热情。其中一人道:“您是?您是莫三哥?没错,虽然十九年不见,但还看得出你本来的面貌,还记得我们两兄弟吗?我是老八鹤万年,那是九弟鹤千年啊!”

店主面对着鹤万年的热情,无动于衷,只淡淡的回了一句,“哦,有点印象。当年咱们大内十大高手,也不知还剩下几位。”

老九鹤千年却神情激动:“莫三哥,你那一手水鞭真是绝了,我看功力更胜往昔啊!咱们十大高手现在还是十人之数,你走后又补齐了你的位置。对了,你老人家什么时候断了一臂?”

店主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反问向鹤千年:“想死还是想活?”

 

第四章 雪中大战

鹤千年还没有反应过来,鹤万年却见识极快。顺着莫三哥的话接下去:“三哥说哪里话,这世上哪有人不想活呢?”

“好说,既然想活,冲着咱们兄弟往日的情份,我可以向主人求情,饶你二人不死。”说着,店主向流星望去。

鹤万年马上明白其中的关键,向流星道:“原来流公子与莫三哥是相识的,本来嘛,我兄弟二人也只是替官家来走这一趟,并非对流公子有什么企图。三哥与公子是一家人,我与三哥也有着数十年交情,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来日公子到了帝都,可一定要来咱两兄弟府上讨一杯热酒喝!咱二人现在就不打饶公子的兴致了!”

流星微笑,“好说,好说。莫大叔虽与我名属主仆,实际上如同父子,二位慢走!”

鹤氏兄弟心中直叫好,本来他二人名列大内十大高手,这一趟也是想来混些好处,没料到流星远不是他们这种人物所能招惹的。却没成想,不仅可以逃得厄运,更是因为有着莫三哥的这层关系,间接攀上了流星这棵大树,对于以后可是大有益处。

两兄弟千般辞别,退出酒馆,急匆匆离去,行到远处才发现,原来后背早己被冷汗浸湿![!--empirenews.page--]

酒馆内,却忽然变得剑拔弩张,但见流星霍然暴起,指向王源,怒喝:“姓王的,今日你向莫三叔出手,等同于向我父亲出手,那么,你这条老命,便留下来吧!”

王源直惊得额头大汗淋漓,身体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他从流星的目光中看到的是森森的杀意!

“莫三叔,退!”随着流星的命令,莫三叔冲破棚顶,远遁数百米。流星环目四顾,一脸的傲然,“给你们三息时间,除了老王源,要命的快滚!”流星这话便是意味着将要开战,再不留半分余地。

王源眼见与流星必有一战,急运元力,将体内火属性暴发到极致,身体滚烫,便是眼中都要喷出火苗。情急生智,大喝道:“众位江湖同道,大家今天己将这煞星得罪到底,他便是今天放过大家,日后也不会容得你们安身,不如合众人之力,将这败类除掉,还东南国一片安宁!”

果然,这话的煽动力极强,竟没有一人退缩。说战就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一记势大力沉的龙卷风袭了过来,直捣流星所在之处,流星腾空越起,低眼望向地面,数十道土剑、火蛇紧随而至,攻击范围可达数百米。流星半空中急转身形撞破屋顶,遁向外处雪地中。

酒馆内人众忽拉拉涌出,呈包围之势,再容不得他有半分喘息。十余道火系元力匹练自王源手中施放而出,每一道均有二十米长,其势骇人!火练之后隐有雷声,正是刘破的火雷引攻击,似引动天雷一般,火蓝色天雷轰隆隆直击流星面门。

“来得好!”一声暴喝,流星身前结出厚重而又巨大的冰盾,结结实实挡住火、雷攻击,攻击虽强,却撼动不得冰盾的防御。

“啪,啪,啪”,又有三十六道各系厚重的元力攻击袭至,流星以极灵便的身法在人丛中如穿花蝴蝶一般左躲右闪,或出掌击,或挑指风,冰寒之气接连击倒十八人!

“众位道友们,听我一言,合我众家之力,务必力毙这小贼于当场,不仅除了这一大祸害,东南国六大高手的名号也许会落到你我某位的头上!”话罢,王源一咬牙,位居人中,双手高举,将丹田中元力运至顶点。

余人也都是经验极丰富,纷纷围笼王源身边,不再给流星逐个击破的机会。众人将元力提聚在王源身边,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火红结界圈。毕竟是近百之数的强敌,每个人元力都不低,结界圈所释放出的强大压迫气息使得流星体内生出感应,微有窒息。

不得己之下,流星运足元力相抗!那巨大的结界圈每前冲一步,便逼得流星后退一步。王源心头大喜,大喝一声:“众位,将元力渡给我,并肩子拼了!”

众人大喝叫好,将元力源源不断输给王源。只见双源双手托起巨大火球,那火球足有百米的直径,端的是巨大,准拟将流星一击毙命!

“赫!火流星,给我去!”王源运足元力,将这合近百人元力造出的巨大火流星掷出,攻向流星。

流星在这一刹那运足体内寒冰元力,“百丈冰矛突!”但见流星双手拉伸,一道巨大冰矛化出,迎向王源的火流星。[!--empirenews.page--]

冰矛与火球相撞,响动天地,似万马奔腾,似龙蛇纠缠,其间更有滋滋声不绝与耳,不知是火融了冰还是冰消耗着火。

但见冰矛越来越小,而火球的火势也是越来越弱。终于,见了分晓,火势己消,尖锐的冰矛却还有十余丈长大,直冲向那处巨大结界。王源等人大惊,以仅余的元力加紧结界的防守,在大结界圈内又加布了一道小范围结界。

冰矛飞速刺穿了防守结界,接着又攻往新布置的小型结界。冰矛攻势己近没落,但结界的防守也不算坚固,终于,在冰矛的碰撞下,结界破,冰矛却也己消逝!

王源、刘破等人己经脸色惨白,近百人元力几欲耗近,满满跌坐一地,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流星缓步走向众人,面上毫无表情!其实他也是大耗心神,对方也不是庸手,而且对手数量众多,怎么会毫无代价打赢这场仗!流星的元力也消耗了十之七八,而且体内气血翻涌,若不经过调养,也不好恢复。

今天若胜的是对方,那么自己不光要被废了名号,这条性命怕是也难以保全,所以他心中对这群人没有丝毫的怜悯,只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王源抚胸,因着元力的耗尽,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姓流的,我承认你很强,但不要以为我们这就服了你,东南国第一的名号还不是你这小辈扛得起的!要杀要剐都随你,但别指望咱们这些兄弟们会有半句求饶!”

“是的,我根本没想过让你们求饶,更没想过再让你们多说一句话!一个个挂着道貌岸然的嘴脸,凭着人多想摘爷的幌子。好了,黄泉路上,你们也算有个伴儿!不送!”随着淡默话语的落地,流星双手连挥,片片冰凌飞落向众人,随着冰凌的散落,一座座冰雕产生。那所冰冻的人形神情各异。有的惊恐,有的哀怨,有的豪壮......

 

猜你喜欢

  1. 唯美小说
  2. 系统小说
  3. 冶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