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明》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第1章 庄周晓梦迷蝶衣

时间:2019-01-19编辑:

世人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苏州府五月未央,四月芳菲又未尽,花木乱放,是姹紫嫣红,可谓南浦春来绿一川,石桥朱塔两依然,又有暮烟细雨,迷迷蒙蒙醉了芙蓉。
也莫去说漫步烟雨青石路,撑

探明

推荐指数:10分

《探明》在线阅读

《探明》第1章 庄周晓梦迷蝶衣 免费试读

世人常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苏州府五月未央,四月芳菲又未尽,花木乱放,是姹紫嫣红,可谓南浦春来绿一川,石桥朱塔两依然,又有暮烟细雨,迷迷蒙蒙醉了芙蓉。

也莫去说漫步烟雨青石路,撑把油纸伞,单说卧轩听细雨,满室新茶香,便足以让人目眩神摇。

按说在这苏州城内生活之人,该是天堂云端一般的快活洒脱了。

然而李秘的眼前却是另一番景象。

狭窄逼仄的街道上污水横流,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苦哈哈们东搬西运,也有牵牛拖马的,赤脚踩在满是牲口粪便的泥泞地上,光屁股的穷苦小孩四处玩耍,仰着头,如蛤蟆一般张大着嘴,接着天上的雨水。

这哪里是什么良辰美景奈何天,根本就是苏州府身上的一块烂疮!

这里便是苏州府的牙行所在,奸商往来,各色牙人经纪四处走动,目色精明狡黠,仿佛处处透着商机。

李秘见着这等光景,也只有轻声哀叹,站在牙行的主厅屋檐之下,颇有“望洋兴叹”的无奈。

他李秘也是刑侦专业的高材生,可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他的命运并没有照着理想中那般发展,他终究没能走进体制内部。

李秘是个轻易不服输的人,便与老同学一道,开了一家情感顾问公司,说白了就是抓奸公司。

虽然上不得台面,但好歹是个起步,可谁知生意没做多久,搭档便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物,李秘也是救人心切,一路狂飙,结果车子走到半途,却被一辆泥头车撞入了江中。

待得李秘醒来,已是改天换地,来到了大明的万历年间。

李秘不是物理学家,也不是神学家,他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穿越了还是重生了,又许是庄周晓梦迷蝴蝶,所有这一切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

李秘更不是历史学者,对大明朝的历史也没有太多了解,但他好歹是个侦探,搜集信息的能力非常过硬,克服了语言障碍之后,他很快便熟悉了这个时代的背景情况。

万历年是个非常特殊的时期,神宗皇帝躲在深宫之中三十余年不上朝,有望赶超他的先人嘉靖皇帝。

由于皇帝不理朝政,官场腐败,百姓艰苦,内忧外患,李秘这么一个穿越客,想要混口饭吃,还真不太容易。

好在这牙行专治各种“疑难杂症”,人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又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似牙行这种灰色行当,只要你有钱,还真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李秘将全身行头都投入到牙行之中,凭着身上西装和钥匙之类的小玩意儿,换得一吊半的铜钱,唯独脚上这双皮鞋,李秘是如何都不愿出卖。

在李秘看来,脚是人的根本之一,想要活命,就要走路,脚磨坏了,就甚么事情都干不了了。

虽是连绵小雨,但地上泥泞脏污,李秘又无处可去,也就留在屋檐下避雨,望着这雨水,李秘不由下意识摸了摸怀里的一个牛皮纸袋。

那里头是他的户牒和路引。

所谓户牒,算是古代的户口本,而路引就当是身份证件吧。

为了弄到这两样东西,李秘可是费了身上绝大部分的铜钱。

可别看古代动不动就流民四窜,饿殍遍地,户籍管理还是非常严格的,毕竟封建统治者要防备百姓四处串通,以免有人啸聚造反。

李秘是个穿越客,若没有户牒和路引在身,便是黑户,是流贼,混迹一时还成,想要在大明安身立命,这身份证明就非常必要了。

也好在牙行就是这么个只认钱的地方,眼下倭寇屡屡侵犯国朝沿海,以致于百姓流离失所,许多人纷纷往内陆来避难,官府就不得不谨慎安置这些流民。

为了防止倭寇混迹于流民之中,潜伏到内陆来当细作,发放户牒也是尤为谨慎和严格。

李秘装束怪异,发型又少见,牙行的人也不需费什么手脚,便将他定为琉球良民来入了贱籍。

早先牙行还分私牙和官牙,可到了大明朝,牙行基本上都是官牙,想要开办牙行,除了有钱,还必须在官府有门路,这样的官牙,想要办个户籍,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这琉球可不是后世那个岛国,而是琉球群岛的泛称,琉球一直将华夏奉为宗主之国,持续了五百多年,直到晚清,才被并入那个狗皮膏药旗的岛国。

搞定了身份之后,李秘也算是正式成为这个时代的一份子,接下来便只有为生计操心了。

明朝锦衣卫横行,官民都深受其害,李秘对当官也没什么想法,再者说了,明朝的科举制度已经非常成熟,科举考试几乎成为当官的唯一途径,李秘对八股文一无所知,想要考取功名是不太可能的。

虽然对古诗词还是比较感兴趣,电视上的诗词大会也没少看,可想依靠诗词来过活,也是不现实的。

思前想后,李秘还是决定干自己的老本行。

在现世之时,他算是命途多舛怀才不遇,如今到了大明,老天爷又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李秘也是燃起雄心壮志来,即便成不了青天大老爷,也要成为大明第一神探!

然而摸了摸身上仅剩的几十个铜钱,仿佛从天堂掉落地狱,李秘又是一阵心虚,他也不是第一天明白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大道理,所谓知识改变命运,他这个接受了现代教育的刑侦高材生,难道还会饿死在这大明朝不成!

如此想着,雨水也渐渐小了,李秘揣好户牒,便来到了牙行外头的霜花祥。

这是一处专卖饴糖糕点的店铺,这东西在古时根本就是奢侈品,寻常人家吃饱饭就不错了,谁还有钱吃零食?

那店掌柜见得李秘穿着粗布衣,也很是怠慢,直到见着李秘脚上的皮鞋,才热情了些许。

李秘也不是来充阔的,买了十几个最便宜的“果食将军”,便离开了店铺,来到了牙行东头的棚户区。

这果食将军其实就是糖人,用劣质的糖和面,捏成各种甲胄门神或者传说神仙的形象,乃是居家旅行,坑哄小孩的必备良品。

李秘来这棚户区,便是骗小孩来了。

他已经混迹了很长一段时间,想要干自己的老本行,为今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到县衙去当差!

胥吏虽然没有流品,只是官府的雇佣工,社会地位也不高,更是上下遭人嫌弃,上官认为胥吏狡猾市侩,平民又痛恨胥吏媚上欺下,但好歹是条终南捷径。

只是胥吏捕快之流也是有家传的,通常都是父子承袭,名额也有限,似李秘这等户籍都是假的,想要通过正经途径当差,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既然没法子走正途,李秘也只能出奇制胜了。

他的想法也很简单,等待公差办案之时,觑准了时机,参上一脚,凭借自己的破案能力,帮着破个案子,再毛遂自荐一番,终究会遇上开眼的伯乐。

只是他人生地不熟,对公差何时外出公干也不甚了解,守了几天,要么匆匆赶去,人家已经打完收工,要么听说了命案,却又跑错了地方。

观察了几日之后,李秘的目标终于锁定在了牙行棚户区这群孩子的身上!

这些孩子都是流浪街头的孤儿,整日如山狐舍鼠一般,在牙行周遭地域谋求生计,便是最低贱的草民,也看不起这些邋遢孤儿。

但李秘心里却非常清楚,牙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人贩子的大本营!

莫看这些孩子整日里光屁股四处晃荡,可没被人贩子拐走卖掉,就说明这些孩子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而且对牙行知根知底,甚至对整个苏州府的底层社会,最是了解!

李秘想要一鸣惊人,混入公差的行列,目今最缺的就是情报,而这些孩子,便是他的情报来源!

更重要的一点是,虽然这些孩子精明坚强,但到底只是孩子,与其他牙人和经纪人不同,他们的价码很低,投入小,收益大,乃是孑然一身的李秘,眼下的不二选择!

棚户区里更是脏乱差,李秘走到最“豪华”的一间草棚前,便见到一个小胖子,正撅着屁股在拉屎,一条掉毛土狗,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盯着小胖。

那小胖憋得小脸通红,随着啊一声大叫,脸上的红色快速褪去,那土狗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可见小胖心头是多么畅快了。

李秘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也没那么多顾忌,朝小胖问道:“九桶,青雀小哥可在里头?”

那小胖见得是李秘,顿时笑得只剩眼缝,朝里头大喊一声道:“兄弟们,那穿亮鞋的冤大头又来了!”

李秘不由脸皮抽搐,而此时棚户区仿佛瞬间燥了起来,脏孩子们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很快就将李秘围住,眨眼功夫,李秘手里便只剩下半根竹签子和满身的脏手印,抢到了糖人的小孩喜滋滋地走了,而没抢到糖人的,都过来踢李秘两脚,嘴里还嘀嘀咕咕骂着小气鬼,也不知道买多一些。

李秘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到这样的“袭击”了,他也知道这些小孩没有恶意,所谓踢打,不过玩笑,能跟你开玩笑,说明内心已经接纳了你。

九桶小胖子眯着眼缝,美滋滋地舔着糖人,裤子也没来得及拉上,露着屁股蛋子,不过还是朝旁边的一丛竹林指了指。

李秘知道那个名唤青雀的孩子王,应该是在竹林里,便拍了拍身上的泥手印,走到了竹林这边来。

探明

探明

作者:离人望左岸类型:状态:连载中

带红更漏为何倾斜掩盖罪恶的黑夜是谁子时把琉璃盏打灭泥的绣花鞋牡丹又染了谁的血在滂沱的雨夜有人亡命,有人喋血而我推开沉沉棺盖,写下尸格的第八页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