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明》李秘,青雀儿全文免费试读 第2章 浅滩小蛟意崛起

时间:2019-01-19编辑:

李秘虽然只有一米七六的个头,但面色白净,轮廓很深,带着一股稍显忧郁的气质,放在这古代背景下,卖相还是不错的。
与之相反,在竹林里头看着天边云朵发呆的孩子王,便显得很是瘦小。

探明

推荐指数:10分

《探明》在线阅读

《探明》第2章 浅滩小蛟意崛起 免费试读

李秘虽然只有一米七六的个头,但面色白净,轮廓很深,带着一股稍显忧郁的气质,放在这古代背景下,卖相还是不错的。

与之相反,在竹林里头看着天边云朵发呆的孩子王,便显得很是瘦小。

这青雀儿也就十二三的年岁,却显得格外的老成,眸子里透着一股超乎同龄人的冷静与智慧,既不跳脱,也不顽皮,反而有种淡淡的文气。

李秘早先也试探过他,这孩子是读过书的,想来该是有些身世,只是不知为何,流落到了牙行的棚户区里头。

青雀儿听得脚步声,也没有扭头,径直问道:“喂,你为何这么想当差?那些当差的都是狐假虎威的走狗,是被人戳脊梁骨的贱人,真不知道当差有什么好...”

李秘虽然来讨好这些孩子,却并未提起过自己的意图,只是让他们帮忙留意县衙的动向,随时汇报情况,这孩子王青雀儿突然问起,李秘也不由来了兴趣。

“你又如何知道我想当差?”

青雀儿轻哼了一声,有些傲慢地回答道:“若不是想混个公差,要咱们盯着县衙作甚,别个避之尤恐不及呢。”

李秘也是摇头苦笑,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这孩子的聪明,眼下也不多辩解,只是从怀里取出仅剩的铜钱,递给了青雀儿。

这孩子王不同于其他孩子,他对吃食和衣裳从来没甚么迫切的渴求,他跟牙行里那些经纪人一样,眼里只认钱。

见得青雀儿接过铜钱,李秘也不再多说什么,正要离开,那青雀儿却突然问了一句。

“喂,你也是读过书的,可知这石竹甚么时候会开花?”

李秘愣了愣,不由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秘也是下意识的反问,可没想到青雀儿却没来由气恼起来,收了铜钱,忿忿地走了。

李秘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他,见得九桶小胖子还在一旁吃糖人,便问道:“九桶,青雀儿这是唱的哪一出?”

九桶一边舔着糖人,一边伸出胖乎乎的脏手来,李秘也是咬了咬牙,摸出怀里私藏的一块方糖来,塞进了他的手里。

这九桶看着痴肥,但也是个精明的,否则大家都瘦不拉几的,为何独独唯有他是胖的?

以李秘看来,若论智慧,九桶不如青雀儿,可要说到谋生,只怕整个棚户区的小孩,都不如眼前这个九桶。

九桶收了好处之后,便压低声音,朝李秘说道:“青雀儿有时候会说梦话,他爹娘丢下他之时,曾经许诺过,哪天这石竹开花了,就回来接他走...”

李秘闻言,不由皱了眉头,心里发堵,说不出的悲凉。

要知道,竹子是一种极其奇特的物种,寻常竹子最少也要二三十年才会开花,桂竹更是一百多年才开花结实,而这石竹,也要六十年一开花!

李秘内心正感慨,此时青雀儿却去而复返,许是听见了九桶的言语,他气冲冲走过来,一巴掌便清脆打了过来!

“啪!”

九桶小胖脸上顿时多出了一个通红的手掌印!

有那么一刻,适才憨厚痴肥的九桶,双眼之中竟然流露出狠辣之色,虽然转瞬即逝,但还是让精于察言观色的李秘给看在眼里!

“怎么,不服?”青雀儿更是目光如剑,颇为居高临下,而九桶也收敛了眸光,低下头去,乖乖将那方糖给献了出来。

青雀儿并没有接那块方糖,而是转头朝李秘说道:“早些时候,龙须沟那边出了一桩命案,县衙推官带着公差过去了,你现在过去的话,估摸着还能趁上,往后别再往这里跑了!”

李秘看着满脸愠怒的青雀儿,已经知道父母之殇是这孩子王如何都不能碰触的逆鳞,也就不再多说甚么。

他虽然有心照顾这群孩子,但目今是自身难保,想要有所作为,还是想方设法当上公差,这才是最根本也是最重要的事情!

“九桶,你反正也是闲着,给我带带路吧。”

李秘一来不熟悉地方和路线,生怕再错过这次机会,二来这两个小孩刚刚发生了冲突,留下来也是尴尬,不如把九桶带走,让他们也有个缓和的时间。

九桶也是聪明人,李秘对他又有特殊待遇,他自然是乐意的,见得青雀儿不说话,知道他是默许了,便带着李秘离开了棚户区,往龙须沟方向去了。

这苏州府乃是江南重地,枕江依湖,食海王之饶,拥土膏之利,百姓殷实,富贵遍地,这苏州之于天下,便如家之有府库。

眼下是大明万历年,苏州府辖下七县一州,治所就在苏州城,不过吴县和长洲县衙都在苏州城内,城西南属于吴县管辖,东北则归长洲县。

这也是李秘为何蹲守这么久,却屡屡没有收获的原因之一,因为两个县衙经常会相互推诿或者争抢,容易的案子,大家都争着抢政绩,命案死案又相互推脱。

好在今次有孩子王青雀儿指点迷津,又有九桶小胖带路,李秘总算是赶上了。

龙须沟位于苏州城外西南郊区,早先是一条小河,连接护城河,上头有座名唤红娘的小木桥,乃是野鸳鸯们最为青睐的地方,偶尔也有文人雅士在此举行诗会雅集。

可惜苏州城内太过繁华,大家都往护城河里倾倒生活垃圾和污水,龙须沟臭不可闻,渐渐也就鲜有人迹了。

九桶感恩于李秘替他解围,腿脚也勤快起来,很快便出了城门,踏上了官道。

不过由于刚刚停雨,官道上泥泞得紧,李秘走了一段,皮鞋便沾满了烂泥,惹得他一阵阵肉疼。

到了半路,便见着一名黑衣老者,赶着一辆牛车,车辙已经陷在了烂泥坑中,正在鞭打那头老牛。

“两位小朋友,且过来搭把手,把这车轱辘给拉出去!”那老者见得李秘二人,如同见了救星一般。

小胖子九桶如同见了神经病一般,挖着鼻孔就走了过去,嘴里还嘀咕着,这老儿脑子被这牛踢过吧,没些好处还想别个给你白出力?

李秘也是心急着赶到命案现场,毕竟青雀儿已经下了禁足令,错过了这次命案,往后想要再获取孩子们的情报,可就难了。

正当李秘要走之时,他却看见车上竟然有一口箱子!

李秘对这等样式的箱子实在太熟悉不过了,因为他蹲守了命案好几次,每次都见着仵作们挎着这么一口箱子!

“老丈可是仵作?”李秘不由有些激动地问道,他心里正愁着该如何介入这场命案的调查,撞着这仵作,可不就是天赐良机么!

那老仵作也是心急,不由朝李秘答道:“小哥你是个有眼力的,老朽干的都是下贱活计,也不值一提,只是前头发生了命案,老朽这牛车本来就慢,若去得迟了,少不了要吃太爷的板子...还望小哥能够拖一把...”

这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李秘心里也是惊喜,不过面上却平淡,有些难为情地朝那老仵作道。

“实不敢瞒着老丈,小子我是个贪眼的,横竖就爱看个热闹,回去也好跟伴当们好生吹嘘一番,今日也是听说城外有命案,才赶着过去瞧一瞧...”

李秘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只是官差大哥也不准寻常人等靠近...若是老丈能够提携则个,让我靠近些看个热闹,漫说搭把手,就是把老丈背过去,小子也是没个二话的!”

李秘好歹是个侦探,这侦查与反侦查也是基本功,伪装潜伏,跟踪目标,更是不在话下,眼下装成虚荣心极强的小捣子,真真是十足市侩,奥斯卡都差他一座小金人了。

那老仵作也是火烧眉毛,当即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这有何难的,你便跟着老朽,替老朽抱着这口箱,公差若是问起,你就说是老朽的学徒便罢了。”

李秘得了应允,心头不由大喜,朝九桶道:“小胖,过来帮忙推车!”

前头的九桶不由扭头,朝李秘不满地骂道:“说你是冤大头,是一点都不假!这世道好人能有个好报?”

虽然如此抱怨着,但他到底还是走了过来,李秘与老仵作在后头推车,九桶却是用糖人吃剩下的那根竹签子,一下扎在了老牛的屁股上!

那老牛吃了痛,惨叫一声,便拼命往前头使力,车子瞬间冲出了泥坑,推车的李秘和老仵作猝然失去平衡,李秘堪堪站得稳,可老仵作却噗通摔了个狗啃泥,满脸满身都是泥水!

“也是晦气!”老仵作起得身来,不由大骂了一句,不过也顾不上这许多,带着李秘便坐上牛车,不多时便来到了龙须沟这厢。

李秘在牛车上一看,但见得皂鞋青衣的衙役们拎着水火棍,正在驱赶附近赶来看热闹的百姓。

而场中挺着一具女尸,旁边则是嚎啕大哭的家属,男女老少都有,边上站着一个粗布短打衣裤的汉子,双手交握,低垂着头脸。

探明

探明

作者:离人望左岸类型:状态:连载中

带红更漏为何倾斜掩盖罪恶的黑夜是谁子时把琉璃盏打灭泥的绣花鞋牡丹又染了谁的血在滂沱的雨夜有人亡命,有人喋血而我推开沉沉棺盖,写下尸格的第八页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