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明》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第5章 受聘客卿查玄机

时间:2019-01-19编辑:

李秘虽然已经尽力在搜集信息,但对大明律法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以致于他都有些难以置信,不知道刑房司吏为何彻底怂了。
那是因为大明的律法在古代历史上,是出了名的严酷,朱元璋所谓

探明

推荐指数:10分

《探明》在线阅读

《探明》第5章 受聘客卿查玄机 免费试读

李秘虽然已经尽力在搜集信息,但对大明律法还真的不是很了解,以致于他都有些难以置信,不知道刑房司吏为何彻底怂了。

那是因为大明的律法在古代历史上,是出了名的严酷,朱元璋所谓的严刑峻法,实在让人望而生畏。

大明律本来就比唐律更加严酷,唐时已经废除了墨、劓、非、宫和大辟等肉刑,改为笞、杖、流、徒、死,而大明却恢复了这些肉刑,动不动就腰斩枭首等等。

又比如,唐时对于谋反大逆的人,通常来说,只是处死祖、父以及十六岁以上的子孙,不再处死其他人,而朱元璋因为是起义领袖当上的皇帝,对涉及皇权稳定的事情,基本上是零容忍的态度,株连九族的事情也是时有发生。

而且大明律法不仅仅对百姓严酷,对官员同样严厉非常,除了《大明律》之外,朱元璋还亲自参与制定了《大诰》等律法,对贪官污吏更是剥皮填草,安置在衙门里,以警示这些官员。

试想一下,你这才刚刚上任,结果前任就被剥了皮,制成稻草人,立在你的官位旁边,做甚么公事不得提心吊胆?

明朝的死刑可以说到了滥用的地步,似刑房司吏吴庸这样的例子,若认真追究起来,事情闹大了,只怕知县老太爷会毫不犹豫就将他推出去让人给斩了,他自然是怕了的!

可惜李秘并不太清楚这一点,见得吴庸怂了,他也只是心里暗喜,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李秘让吴庸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而且仇怨还不是一般的大!

吴庸此时也只能忍气吞声,朝李秘讪讪道:“也亏得这位朋友善意提醒,本司差点就耽误了这桩案子,敢问朋友尊姓大名,往后也好多多报答才是。”

虽然吴庸阴阳怪气,便是李秘都能够感受到话语之中的阴冷,但李秘既然敢得罪他,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自己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县衙的人知道自己么!

所谓树的影,人的名,李秘也不避讳地报上姓名来。

吴庸点头致谢,而后朝秀才吕崇宁说道:“既有凶案嫌疑,那么我等便只能将尊夫人的尸首请回义庄停放,以待县太爷拨付人手,严查细访,务必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吕崇宁本就悲愤于妻子之死,对敷衍了事的吴庸也没什么好感,此时也只是拱了拱手,便不再多言。

吴庸也不想自讨没趣,便指使公差,将尸首好生搬运了回去,众人这才渐渐散去。

吕崇宁这才过来感激李秘,李秘便趁机朝吕崇宁道:“吕茂才可切记今日之事,若他日得以高中,不可忘了本心,让这些无知皂隶,祸害了乡里...”

虽然李秘颇有口出狂言之嫌,但却也着实在理,再者,他吕崇宁已经三十多岁,算是个老秀才了,家境也渐渐式微,别人也不如何看得起他,如今李秘非但帮了他的大忙,还有如此浩然正气,他也是虚心受教。

“小生切切记在心里了,只是不知李小哥家住何处?某也是信不过这些胥吏了,往后调查案子,我想请李小哥一道参详,还请李小哥再帮一帮我!”

李秘也是早有所料,因为吴庸等人这般昏聩无知,自然要失去吕崇宁的信任,而自己表现如此抢眼,完全就成了吕家的主心骨,吕崇宁担心这桩案子会成为死案,凶手一日抓不住,他的亡妻便一日不得安宁,他自然会求到李秘这厢来。

李秘自然是愿意帮忙的,这可是他当上第一神探的第一桩案子!

不过事情可不是这么办的,若自己痛快答应,又无偿帮忙,反倒显得有些居心不良,李秘是混过社会的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当即有些为难道。

“某虽然在老家曾经也办过案子,但早已改业,如今在牙行开了一间小铺子,做些小生意,着实有些抽不开身,这案子有县太爷过问,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茂才还是安心等待官府结果吧...”

旁边的九桶听得此话,才知道自己看错了李秘,一直以为这大亮鞋是个冤大头,岂知他比青雀儿还精明!

“骗鬼呢这是!什么小铺子!还小买卖,卖个球蛋子啊,自家住在破庙里,三餐都没着落,还给人家吹什么牛气!”九桶在心里嘀咕着,偷偷朝李秘翻白眼。

不过那吕崇宁却是相信了李秘的话,因为李秘虽然穿着简单些,但看人得看脚,李秘穿着那双皮鞋,无论是款式还是材质,都不是轻易能够见到的东西。

再者,李秘气度不凡,连刑房司吏都不怕,又是个有才华的,自是个有本事的人!

一想到官府的做派,吕崇宁是真的急了,他是县学廪生,可以说半只脚踏入了官场,对官场上的弯弯道道,也是一清二楚。

吴庸虽然看着让步了,但李秘到底折了他的面子,这个案子虽然已经确认为凶案,但想要找到凶手,并非三天两日的事情。

这吴庸若是借故拖延,妻子的尸身就停在义庄里头,又如何能够入土为安,又如何能够尽快为妻子报仇雪恨!

念及此处,吕崇宁赶忙朝家人递过去一个眼神,旁边的家仆赶忙从怀里取出一个银袋来,伸手在里头摸索着,吕崇宁却直接抢过银袋,一把塞到了李秘的手中!

“我也知先生商业繁忙,但亡妻死不瞑目,为夫的求告无门,还请先生为我做主,这些许银子是在下的一点心意,权当补偿先生的生意,求先生帮我吕家伸张正义!”

吕崇宁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李秘再拿捏的话,这戏也就没法再演下去了,当即叹了一口气,朝吕崇宁道。

“吕茂才情深义重,李某也是钦佩不已,好吧,李某今番也舍命陪一回君子!”

吕崇宁自然也知道,案子自然要由县衙来调查,李秘和他暗中调查,多少会受到官府的打压,尤其是李秘,刚刚得罪了吴庸,面临的压力甚至危险,都不会少。

“先生放心,在下好歹也是廪生,士学多年,虽未中第,却也结下不少人脉,与府学的提学也有些交情,先生尽管放心查案,在下是如何都不会让先生受委屈的!”

有了吕崇宁的保证,李秘也就安心了不少,应承下来之后,吕崇宁就要请李秘一道回家,客居吕家,也方便往后查案子。

李秘原本住在破庙里,也不是人待的地方,如今有了住处,自然是乐意的,不过他还是走到九桶身边来,从银袋里摸了几个银锞子,塞到了九桶的手里。

“小九,你回去让伙计们帮忙看着店铺,我不在的时候,且不可偷懒耍蛮,知道么!”

九桶也知道,李秘这冤大头鬼精得紧,这是在封他的口,让他帮忙圆谎了,当即装成痴傻小厮的姿态来,喏喏点头答应下来。

吕崇宁见得此状,更无疑虑,赶忙让家人简单收拾一番,就要打道回府去了。

李秘趁机给九桶叮嘱道:“回去告诉青雀儿,让他帮我把那个人给找出来,只有找到那个人,这个案子才算有些眉目,切记了!”

李秘想起青雀儿早先给他下的禁足令,又从银袋里摸出一块大一些的银锭,偷偷塞到了九桶的手里。

九桶不是蠢人,他也见证了整个过程,自然知道李秘说的那个人,便是误导陈实的那个人,那人即便不是凶手,也是目击证人,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不过他的疑虑并不在那个人身上,而是朝李秘问道:“喂,冤大头,你真的要掺和这个案子?跟那些公门里的狗贱人搅和在一处,可没甚么好下场的...”

李秘微微一笑道:“小胖,我适才可不是做戏,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好人坏人,公门里也并非全是狗官,无论如何,总归有人站出来,保护你和青雀儿这样的底层百姓不是?”

“再说了,我可是立志要成为大明第一神探的男人!”

九桶上下瞥了李秘一眼,这男人也就二十来岁,长相倒是不错,尤其一双眼睛,深邃如海,头上扎着纶巾,身上虽然是粗布衣,又不伦不类地穿着亮头鞋,适才又让九桶见识到他比牙人还要鬼精,但不知为何,自己内心之中竟然真的相信了他的话!

不过九桶表面上却鄙夷万分,挖着鼻孔道:“就你这冤大头,还干个屁的神探,放心地去吕家混吃混喝吧,这苏州城里头,就没有咱们找不着的人,不出两天,咱们一定给你揪出来!”

九桶如此说着,一边抓着屁股,一边吊儿郎当地走了,倒是李秘看着这背影,没来由觉着这九桶或许也是个人物呢!

吕崇宁见得李秘交待清楚了,便请着李秘回到了吕家,又带着李秘见了家族的老太爷,将事情都说了一遍,老太爷也将李秘当成客卿一般来敬重。

这吕家在苏州城西南有一处庄园,虽然有些破落,但仍旧能够看出鼎盛之时是多么的雄壮豪迈,可见吕氏的家底还是有的,颇有一种瘦死骆驼比马大的观感。

李秘之所以答应来吕家,自然不是像九桶小胖子所言那般,来这里混吃混喝,想要调查这个案子,就必须要做背景调查,到底是激 情凶杀,还是情杀仇杀,首先要了解的,自然是死者的情况,而想必没有人比吕崇宁更了解他妻子的事情了。

在吕崇宁的盛情款待过后,李秘也终于开始进入了调查的正题!

探明

探明

作者:离人望左岸类型:状态:连载中

带红更漏为何倾斜掩盖罪恶的黑夜是谁子时把琉璃盏打灭泥的绣花鞋牡丹又染了谁的血在滂沱的雨夜有人亡命,有人喋血而我推开沉沉棺盖,写下尸格的第八页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