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明》完结版精彩阅读 第6章 吕家娘子身是谜

时间:2019-01-19编辑:

早先吕崇宁说自家妻子出身钱塘,打小会水,李秘就感到非常的惊诧,因为古时妇女无才便是德,妇女们有女诫,除非穷苦人家或者草民百姓,否则女子是不会这般胡闹的。
再者说了,吕家好歹也

探明

推荐指数:10分

《探明》在线阅读

《探明》第6章 吕家娘子身是谜 免费试读

早先吕崇宁说自家妻子出身钱塘,打小会水,李秘就感到非常的惊诧,因为古时妇女无才便是德,妇女们有女诫,除非穷苦人家或者草民百姓,否则女子是不会这般胡闹的。

再者说了,吕家好歹也是书香门第,古时讲究门当户对,吕秀才的妻子,应该也不是一般人家。

很多人认为明朝的女人会裹脚,其实这是个历史误解,明朝女人并不裹脚,出土的鞋子也是正常尺码,只有那些大家闺秀,可能会出现裹脚的情况。

但这种裹脚绝不是清朝那种变 态的裹小脚,这种裹脚只是让大家闺秀们的仪态更加端庄典雅罢了。

吕秀才的妻子身为大家闺秀,竟然会水,李秘想不感兴趣都不成。

吕崇宁仍旧沉浸在丧妻之痛中,谈起妻子来,难免有些哽咽,李秘也理解,一直保持着足够的耐性。

“拙荆乃是钱塘张氏的族女,这张氏一直协助官府抗倭剿匪,在钱塘方圆也是小有名气的大族,只是受制于家世渊源,一直无法得到官府的承认和接纳,在下不才,十四岁的时候中了秀才,张家想要通过姻亲,与官府走进一些,便定下了这门亲事...”

吕崇宁这么一说,李秘也就恍然了,明朝皇帝对武将很是警惕,而放眼整个明朝,农民起义似乎从未间断过,对民间势力,朝廷也时刻保持着警戒,张氏无法得到官府进一步认可,也是情理之中,通过与吕家结亲来达成目的,也是合情合理。

但李秘不由听出了话语中的疑点来,当即朝吕秀才问道:“原来尊夫人出身抗倭的张氏,也难怪打小会水,敢问茂才,尊夫人可曾习武?”

吕崇宁听得李秘问话,不由惊讶,不过很快就点了点头道:“先生所想不差,内子确实懂武,也是命运玩耍,不怕先生笑话,我跟她,这一静一动,倒也相得益彰,这种默契也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吕崇宁说到此处,难免动情,又是潸然泪下,李秘生怕他情绪激动,便赶忙抢话问道。

“且恕鄙人冒昧,尊夫人可有甚么仇家?贵府虽然也在苏州城西南,但距离龙须沟有段不小的距离,那地方又是僻静之处,尊夫人怎会到那里去?”

吕崇宁抹了一把泪,讪讪说道:“让先生见笑了...”

“内子虽然懂武,但只有我一人知道,她是个爱笑的人,无论家里头还是街坊邻里,没有不称赞的,并未与人结仇,平素里也很少出门,昨夜在下漏夜温书,睡在了书房里头,夫人则在内宅睡下,确实不知她为何会跑到龙须沟去...”

“这么说有人诱了尊夫人出去?贵府上下可有人察觉到什么动静么?”

如果说张氏昨夜还在,今早却死在龙须沟,那么目的性就极强了,加上她又暗藏武功,无论是杀人动机还是案子性质,都变得更加的复杂起来!

李秘这么问,也是有着目的和针对性的,张氏出身抗倭望族,身手该是不错的,若是被人强绑,必定会闹出动静来,再者,虽然吕秀才没有跟她同房,但身为吕家大妇,张氏的卧房外间,是有通房丫头在伺候着的!

“早上事发之后,老太公就责问过家丁和仆役,昨天夜里并无什么异常...只是不知道内子为何会偷了出去...”

李秘不由皱眉沉思起来,若是这等说,张氏该是自己偷溜出去的,也只有这样,才能悄无声息,没有引发任何动静。

想要知道平素足不出户的张氏,为何会半夜偷溜出去,李秘也毫无头绪,只好对吕崇宁道。

“我想到尊夫人的房间查看一番,不知是否方便?”

吕崇宁估摸着也是怕睹物思人,不敢再进那个房间,便朝李秘道:“我让通房丫头带着先生进去看看吧。”

吕崇宁出门喊了一声,那通房丫头便走了进来,却是个十三四的小女孩子,脸盘倒也不错,身材也颀长,只是太过单瘦,搓衣板的身材,顶着一个大脑袋,像个豆芽菜。

通房丫头想来与张氏的感情不错,眼眶红通通的,该是因为主母的死而哭过一场的。

李秘一路上问起张氏平素的习性,通房丫头也是有问必答,听起来这张氏简直就是无趣到极点,除了偶尔上街采买,跟着老奶奶到庙里烧香,几乎是足不出户的。

李秘也问不出甚么有价值的信息来,只好作罢,来到房间之后,李秘便搜查了各种痕迹,可惜都没有发现异常之处。

吕崇宁夫妇的房间摆设极其简单,但仍旧能够看出一些别出心裁的布置,想来吕崇宁是真的很爱这个妻子。

李秘又搜查了窗台等处,仍旧没能找到什么疑点,便朝通房丫头问道:“昨夜你何时入睡?可知道主母几时出去的?”

那通房丫头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朝李秘回答道:“奴婢这几天...身子有些不舒服,晚饭过后便喝了药汤,睡得迷迷糊糊的,却是不知主母何时不见了...”

李秘见得她身子骨羸弱,脸色惨白,依稀能够嗅闻到一股淡淡的麝香和薄荷的味道,想来这少女该是来了月事,便也不再追问。

张氏是个带武功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应该不是甚么难事,通房丫头没有察觉也是正常,更不会在房间里留下甚么踪迹,那么调查该如何进行下去呢?

李秘不由坐了下来,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陷入了沉思之中,那通房丫头只是垂头伺候在一旁,房间顿时安静下来。

空气之中仍旧残留着一股淡雅的香气,仿佛夫妻恩爱的氛围仍旧没有散去,让人徒添惋惜。

李秘冷静下来之后,便开始分析起来。

张氏外出的目的性极强,甚至主动避开了家里的人,她一定是做过了充足的准备。

而昨夜下着雨,她必定会准备斗笠蓑衣之类的雨具,但这些东西寻常东西,提供不了什么有用的信息。

除此之外还需要什么呢?

李秘不由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皮鞋!

是的!

张氏虽然懂武功,但毕竟是个女人,平日里无论是装出来的还是其他原因,都保持着端庄大妇的风姿,一定穿着绣鞋,而大雨天外出,穿着绣鞋是非常不方便的,也走不了多远的路,懂武的她是一定清楚这个道理的!

也就是说,她出去之前,必定是要换鞋的!

李秘为何如此在意鞋子?

那是因为鞋底通常会附着泥土,而通过泥土的特性,能够推测她到底去过哪些地方!

李秘禁不住从座位上跳起来,走到床边之后,果然发现一双绣鞋,就放在床底下!

李秘如获至宝一般将鞋子取出来,旁边的通房丫头却是面色古怪,因为女人的鞋子与脚,在古时是非常私密的东西,她又不懂探案,见得李秘如此欣喜,估摸着已经将李秘当成变 态了。

李秘仔细翻看了鞋底,果然发现上面黏附了一些泥土,用手指揉搓一番,这黑色的泥土竟然散发一股臭味,还有淡淡的尿素气!

“是花肥!”

李秘不由欣喜万分,因为早先他已经与通房丫头确认过张氏今日的行程,由于下雨,张氏在房里刺绣,午后说是累了,便回房小憩,正好让通房丫头去熬煮药汤去了。

也就是说,张氏制造了在房间午睡的假象,更支开了通房丫头,却偷偷出去了一趟,鞋底才会黏上了花肥!

她这一次外出,会不会跟夜间的外出有关?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张氏午后外出,遭遇了些什么,才导致她不得不夜里偷溜出去?

李秘感觉自己距离真相又进了一步,兴奋地朝通房丫头道:“花园子在哪里?”

这个问题来得太过突兀,那通房丫头还傻站着,过得片刻才哦哦了两声,在前头带起路来。

吕崇宁许是有些放心不下,正在房间外头来回踱步,想进房又不敢,见得李秘出来,听说要去花园子,便一同跟了过来。

听李秘分析说自家妻子曾经到过花园子,吕崇宁也不由疑惑道:“内子喜动不喜静,让她整日里绣花做女红便已经足够委屈她了,我可从未见过她伺弄过花花草草,又怎会到花园子里去?”

没有经过调查,李秘也不好妄下结论,沉默着没有回答,到了花园子之后,便开始四处搜查痕迹。

吕家的花园子倒也不算太小,眼下正是花开时节,百花齐放,也真真是美极了。

可惜刚刚下过雨,便是脚印足迹都被冲刷干净,只能地毯式地四处探查。

但李秘也不是全无头绪,根据他的推断,张氏是个极其严谨的人,毕竟是练武的,既然外出都做足准备,连鞋子都换了,到花园子来却没有换鞋,说明她的目的很明确,但当时也很心急,这花园子里头肯定有她很想要的东西!

或许这东西可能已经被她取走了,但想要藏住这个东西,就必须有个藏东西的地方,找到这个地方,说不定能够找到意外的线索!

而张氏在花园子取走东西之后,夜间便溜了出去,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有人在花园子里给她留了什么讯息,那么这偌大花园子里,哪儿能藏东西呢?

李秘放眼看去,当即锁定了目标,那便是不远处那座小亭子,因为只有这座小亭子,能够避雨,所藏之物才不会被雨水淋湿淋坏!

探明

探明

作者:离人望左岸类型:状态:连载中

带红更漏为何倾斜掩盖罪恶的黑夜是谁子时把琉璃盏打灭泥的绣花鞋牡丹又染了谁的血在滂沱的雨夜有人亡命,有人喋血而我推开沉沉棺盖,写下尸格的第八页

小说详情